AG环亚集团手机版

新聞通知

媒體視角
中国新闻网 | 从输血到造血,“沈睡”体育场馆如何走上求生之路
時間:2019-01-11  

作者 李赫

“去過7、8次吧,100塊錢1小時,還可以線上預定”。從小在北京城東邊長大,愛打羽毛球的于思在被問到有沒有去過朝陽體育館時,顯得熟門熟路,“作爲學生,我們都是哪裏便宜去哪裏,雖然不是最低價,但也算便宜了。”

朝陽體育館位于北京市朝陽區三、四環之間的黃金地段,可謂是寸土寸金。于思口中的“便宜”,其實算是一項“福利”——受益于國家體育總局2014年開始實行的政策,一批體育系統內的大型體育場館獲得補貼,向社會免費開放室外場地,並降低收費開放室內場地。

根據2018年第四季度體育總局公布的最新一批名單,全國總共有1277個大型場館享受這一補貼,朝陽體育館也是北京地區榜上有名的3家之一。

沈睡

对于这些受补贴场馆的选定标准,体育总局群体司公共服務处赵爱国处长表示,包括“体育系统所属的2万座以上的体育场、3000座以上的体育馆,以及1500座以上的游泳或跳水馆之中,符合相关条件的场馆。”简言之,这一政策面向的是有一定规模的大型场馆。

資料圖:這一政策面向的是有一定規模的大型場館。圖片來源:朝陽體育館供圖

“希望通過資金補助,幫助一些場館緩解運營方面的困難,也提升開放服務的水平”,趙愛國在解釋這一政策初衷時這樣說到,“還沒有大型體育場館的地方,在建設大型體育場館前一定要慎重,進行充分論證,不搞攀比;已有大型體育場館的地方要盤活存量,提升使用效率,更好地爲群衆服務。”

其实,就在“健身去哪”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人均健身用地不足的问题被反复提及,公众日益高涨的健身热情与健身用地短缺的矛盾不断发生同时,还有一批“沈睡”的场地等待“唤醒”。

为什么会“沈睡”?赵爱国在谈到部分场馆运营难题时提到:“实际上,群众最需要的是建在自己身边的没有那么多固定看台的小型健身场馆。很多大型体育场馆有成千上万个座位,这些座位除开展大型活动时利用率较高外,没有大型活动时基本都闲着。很多大型体育场馆规划设计之初未充分考虑平时的开放利用问题,由于建筑规模很大,平时对外开放时发生的能耗等运行成本也很高。”

資料圖:大型場館受其規模影響,運營成本較大。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在上海體育學院教授,兼任中國體育場館協會副理事長的曹可強看來,“大齡場館”的運營難不只是因爲“大”:“比較老的那些場館,普遍有功能性的缺失,這是開發的硬傷。”

“大齡”、“大牌”是他們共有的特征。他們大多規模較大,由于建立較早而功能性單一,還有些交通不便,運營中就會遇到很多問題,在現代化場館的湧現中逐漸沒落。

大型体育场馆运营难度相对较高。佟郁 摄(资料图 图文无关)

朝陽體育館曾經就是其中之一,根據朝陽體育館王館長的介紹,這座體育館曾經是北京亞運會場館,始建于上個世紀,奧運會之後,北京地區場館群湧現,給朝陽體育館這樣的“大齡場館”帶來了壓力。

王館長回憶說:“奧運會前後,特別是奧運會之後,好多場館還沒有對外開放,我們承接大型活動還是比較多的,但是後來周邊發展迅速,也形成競爭。特別是我們對面是北京市婦産醫院,醫院門口車輛多,我們舉辦大型活動的交通的壓力隨之增加,帶來不便。”

求生

内忧外患之下,不少场馆不得不逐渐陷入“沈睡”。这也倒逼那些曾经的“大牌”转型求生。

資料圖:朝陽體育館曾是北京亞運會場館。圖片來源: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原來我們更多靠大型活動支撐。現在我們對周邊老百姓的開放力度加大,公衆的需求也隨之增長。場館的經曆,正是從大型活動到全民健身的變化。”王館長解釋了朝陽體育館的轉變。而愛打羽毛球的于思,正是朝陽體育館在轉型過程中受惠者的一員。

據王館長介紹,朝陽體育館的轉型相對主動,在受制于交通條件而不便開展大型活動以後,他們就將重心逐步的轉變爲全民健身和體育賽事的承辦上來。

資料圖:轉型後的朝陽體育館場地預定“火熱”。圖片來源: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轉型後的朝陽體育館,經營狀況可以用“火熱”二字形容:“現在基本上是滿負荷的運轉,我們目前一年365天,算上春節假期閉館7天。一年將近35萬人次左右的使用狀況,利用率可以說特別高,現在到晚上的時候,場地是基本上是訂不上的。”

這一方面得益于此前對場館頗有掣肘的交通“問題”:朝陽體育館靠近商圈和社區,在承辦大型活動時就要承擔很重的交通壓力,但是轉型面向公衆以後,便利的交通以及周圍環繞的社區都成爲他們吸引群衆的“殺手锏”。

另一方面,補貼政策也讓朝陽體育場館開放成本高的難題得到緩解。“運營當中能源費和物業管理這方面支出比較大,各個場館都存在這樣一個問題。有補貼政策支持,我們在服務上也好,在環境改善上也好,在經營的思路上也好,都會有更多支撐。”

資料圖:場館通道改建的乒乓球館。圖片來源: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朝陽體育館的“重生”離不開政策補貼的支持,但也離不開這個“大齡”場館的“求生欲”。

“原來的時候這個館只有羽毛球,我們就得多研究多動腦子多想辦法,還是可以增設一些項目,比如乒乓球場地是在二樓的過道裏邊,我們盡可能把所有的空間利用上,比如我們覺得籃球場地收益比羽毛球場高,前年就將一些羽毛球場改設爲籃球場。”

未來

“现在基本上处于饱和状态,收支平衡。”王馆长介绍场馆目前的营收状况,“前年的时候,AG环亚集团手机版做了一个智能场馆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在网上订场地,这一系列措施实行后,给老百姓提供便利同时,未來收益也会增长。”

資料圖:朝陽體育館在全民健身日開放。圖片來源:北京市朝陽體育館供圖

听上去让人颇感惊讶——这样开发力度,也才刚刚实现收支平衡。其实这也暴露了这一类场馆开发路径的矛盾。如果只以提供公共服務作为场馆主要开发思路,或多或少都要以出让大型场馆的盈利能力为代价。

當一個場館盈利能力弱時,這本不是一個大問題,但對部分具備一定“造血”工能的場館來說,就是不得不考慮的問題了。也就是說,接受場館補貼固然可以緩解運營的成本壓力,但同時也意味著要受到一系列如開放時間等條框的制約,可供自主市場化開發的空間所剩無幾。

況且,並不是所有場館都有著朝陽體育館的這樣的便利條件。曹可強就表示,目前公共場館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不夠,激勵機制難言完善。出此之外,也並不是所有場館都具有朝陽體育館這樣的開發積極性。

資料圖:拓展空能,市場開發是場館開發的關鍵。圖爲水立方變身“冰立方”效果圖。圖片來源:國家遊泳中心

“我一直认为,公共服務是场馆职能的一部分,是基本职能。但除此之外也要挖掘其经济价值,市场开发是必须的。”曹可强教授这样说到,“换言之,场馆的开发不能够完全依靠政府,还是要自主拓展经营渠道。”

在他看来,体育总局出台的补贴政策,固然可以一定程度上激活这些“沈睡”的场馆,但这仅仅是“输血”。未來,更多沈睡中的场馆想要维系下去甚至再现活力,更应该学会“造血”。对接市场需求,扩展场馆功能,进行经济价值开发才是取胜之道。(完)

 

媒體鏈接:http://www.chinanews.com/wap/detail/zw/ty/2019/01-09/8723790.shtml

 

[報送單位/經濟管理學院]

[責任編輯/董楊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   沪ICP备05052054号    沪公网安备 31009102000036号
邮编:200438 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399号   总机:(86-21)65508900

電腦版 手機版 Pad版